瑞德拉

琉璃起源 by瑞德拉

( •̀∀•́ )

魔法少女公告站:

         已入冬季,大街小巷都被寒冷刺骨的风占领,行人渐少。乌云不留缝隙地将天空遮挡,家家户户的窗都蒙上了冰霜。灯影火光变得模糊,点缀在城市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一双小手擦掉窗上冰霜,如同夕阳的暖橘色瞳孔向窗外瞧去。黑与灰交织的天空中,落下了一点纯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,下雪了!今年的第一场雪。”窗边的女孩收回她试擦玻璃窗的手,对着身后坐在摇椅上的粉发女人叫着。粉发女人只是小酌一口红茶,淡淡的回了一个“嗯”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女人身边的炉火正旺,女孩走到她身边感受温暖。女人手中翻着一本提名为“香儿”相册,看着照片,她陷入了回忆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也是个冬天,初雪比现在要早,大街上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。刺骨的风刮着,丝毫没有要减弱的样子,女人加紧了归家的脚步。当她转进一个巷子时,一阵婴孩的啼哭传入她的双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她寻声走到一个垃圾桶旁,破旧的棉被裹着一个孩子,她在抽泣。孩子的气息十分微弱,看上去已经被抛弃在这有一段时间了,她快死了。女人并不想救她,也可以说她并不想摊上这种麻烦事。但当她回到家时,才发现自己怀中抱着这个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女人在思索为什么会把这个孩子带回家中,她并不说会完全像她的代号一样仁慈。也许是这个孩子强大的求生欲望,和不甘于死亡的意志,在牵引着女人将她救下。事已至此,女人也不得不好事做到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你就叫金昙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,M区管理员末希的女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,昙香才两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女人继续翻着相册,看到一张被可乐渍沾到的照片时,顿了顿浅笑了一下,又陷入了回忆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夏日总是那么的炙热,蝉不耐烦地叫着。末希有个较急的任务要去做,而且离家时间长,她不得不将还小的金昙香,交给别人寄养一段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让我养小孩的原因?”末希眼前这个棕色短发,画着画稿的男人问。“是的,而且时间会比较长。”末希回答。男人挠了挠头,脸上也渐渐浮现很难为情的表情,“你知道我没有时间带小孩的,而且我有可能和她合不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末希并没有继续说什么,只是将昙香带到男人面前,“香儿,妈妈要出去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,你就住在这吧,这是你子约……舅舅。”


男人差点把刚喝进口的水喷出来,(我什么时候多了个侄女!)


        昙香一语不发,只是躲在末希身后,紧紧抓着末希的裙角,希望她不要离开自己。直到末希拉开她,出了子约家门,昙香才断了希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昙香和子约两人一语不发,就这样过了好几小时。子约停下了手中的笔,他的画稿已经完成。他走到昙香面前“你怎么比我还沉默,非要我来和你说话?”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见昙香不说话,子约又问“你很讨厌我吗?”“不不不,不是的!”昙香连忙摆手否认“我只是、我只是不敢……但是、但是妈妈说你是我舅舅我、我……”(原来是这样啊!)子约摸了摸昙香的头“ 虽然我们只是第一次见,但你也说我是你舅舅,是你的亲人,所以你不必害羞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嗯!”昙香平静下来,然后抬起她一直低着的头“子约……舅舅,我饿了。”子约从橱柜中拿出两碗泡面,“今天我还没去买菜,就先吃这个吧!”“哦(´・ᆺ・`)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后,末希到子约家接昙香。当她打开房门时看见,躺在地上睡着的两人。电脑屏幕上的游戏还未中止,(看了是打游戏打到半夜就睡着了)末希想着。她正准备叫他们起来时,看到放在一旁桌子上的照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子约抱着昙香,昙香十分兴奋地笑着,看背景应该是去附近游乐园玩了。(看来他们相处不错。)末希拿着照片看着,但她没注意脚下,被一个可乐瓶绊了一下,“咚!”很狼狈的摔在地上。照片飘落地上,被可乐瓶中流出的仅剩一点的可乐沾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两个给我起来!把这打扫干净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啊!是!≧﹏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,女孩才五岁。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女人的指尖在一张有些模糊的照片顿了一下,眉头微微一皱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橙色的瞳孔正注视着路边的一个水坑,一只蚂蚁想要穿过水坑却毫无办法。昙香不想弄脏手,她从草地上捡起一片落叶,轻轻地放在蚂蚁面前的水面上。蚂蚁毫不犹豫地走上叶片,昙香轻轻地推动叶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时,末希出来找昙香回家了。昙香看了看还在前进的叶片,也就不管它是否到达水坑的另一面,走向末希。   叶片最终停在水坑中央。叶片上,可是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到了家中,末希让昙香在客厅等着。过了一会儿,末希拿来三块圆形玻璃片放在昙香面前的桌子上。“昙香,现在就看你自己选择了。”末希郑重地对昙香说,“如果你愿意成为魔法少女的话,你就收下这三块反噬琉璃吧!”“成为魔法少女是不是会像妈妈一样厉害,可以帮助别人!”昙香有些激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了,我现在就是魔法少女了!”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今后你的代号【圣辉琉璃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蚂蚁最终沉入水底,连同那片叶子。少女踏入这场可笑的游戏,只有琉璃陪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,她才六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昙香觉得有些困了,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睡觉。她走到床边,顿了顿,拉开床头柜里的一个暗格。“成长相册啊!,不过这些可不能给妈妈看见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当上魔法少女后,昙香的日常也没多大变化,就是多了除去异化魔法少女的工作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一个周末,“这是哪啊?呜,我又迷路了!”此时,找不着北的昙香路过。“要不还是打电话叫子约舅舅来帮我吧!”刚想打电话的昙香,被一阵风带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昙香摸摸自己的屁股,“怎么回……你是谁啊?”昙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……人。这个人全身被深蓝色斗篷遮盖,连脸也看不清,他正和刚把昙香带倒的风对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风中突然走出一个人,昙香愣了一下,(这不是我的目标吗?)突然风中人攻向斗篷人,但他只打中斗篷人的残影。就在那一瞬间,风中人的颈边出现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。“瞬移?不错的能力嘛,鑫星!但……”风中人偷偷转动左手手腕上的手镯,几道风刃向鑫星袭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匕首被打飞,鑫星迅速后退。突然,他感觉到左手臂上温热的液体在流淌。“反应不错,。不过真是好可惜,只让你受了点擦伤。”风中人讥讽。鑫星刚跳开的地面,被风刃划开了很深的口子。他捂住伤口,又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瞬间,他瞬移到风中人面前,飞出一把小刀,。风中人连忙用风组成一道屏障,将小刀弹飞。然而,屏障的风带起的尘土,也挡住了风中人的视线。他撤销风屏时,鑫星早已不见踪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昙香此刻是懵的,她正被鑫星拎着跑,没错,是拎着。“喂!你快放开我,你什么意思啊!”昙香很不满。鑫星突然停下,嘴里碎碎念叨着“应该就是这了,她应该就在附近……”“那个……”昙香试图叫他,“请问你为什么要拎着我跑?我跟他又没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昙香当然不满眼前这人,将自己带远目标。鑫星沉默不发,似乎并不想向昙香解释。


“喂!你说句话啊!”“不想死就用你的魔法能力保护自己。”(  !)昙香有些吃惊(他怎么知道我是魔法少女的?)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昙香还未问出疑惑,就被突然冲到面前的鑫星向后推。“痛、痛、痛,我的屁股,你干吗……”责骂之语还未出口,昙香就被跟前地面的划口吓到了。随即,狂风又一次刮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鑫星右腿被擦伤,但他仍然屹立着,并对跟来的风中人大喊:“没想到你居然对一个菜鸡动手!”(什么?!他在说我吗?!)风中人有一丝惊讶“原来还有个人的吗?存在感太低了吧!”“你们什么意思啊!你们在说我很弱又没存在感吗?什么啊,我可是……”一道风刃从昙香身边飞过,“闭嘴!”风中人不耐烦的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(妈妈,这到底是我追杀别人还是别人追杀我啊!)昙香表示内心崩溃。她看着正打的激烈的鑫星和风中人,想着如何离开,却又要先击杀风中人的办法。但在这时,


风中人似乎要发大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身周的风渐渐围绕他急速旋转,带起沙石尘土,形成一道圆形屏障。比刚刚的范围要大,更危险。急速的风中带着尘土,这不仅伤不到他,靠近反而伤到自己。屏障逐渐逼向鑫星,鑫星体力不支,加上伤地很重,他半跪在地上,无法躲避。并没有想太多,昙香挡在鑫星前面,轻声说:“没关系,我们会没事的!”嘴唇却抿紧了,眼睛也闭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咻!”一道细小的光丝穿过风屏,击中了风中人的右手,风渐渐停息。“谁?”风中人嘶吼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银白的月光沐浴在金色的发丝上,黑白相间的斗篷在风中飘逸,少女从半跪狙击状态下起了身。她毫不犹豫的翻过大楼楼顶的围栏,并迅速从她腰间的书册中撕下一页,从中抽出一帆滑翔伞,一把手枪,冲向风中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风中人想将手镯换至被打伤的右手,左手控制。却不想,金发少女开枪打飞了他的手镯,并迅速把他踢到在地。黑洞洞的枪口就指着风中人的脑袋,少女猩红的双瞳散发着凛冽的寒光,“你的风,太弱了。”几乎毫无起伏的说出这句话。“砰!”毫不犹豫地开了枪。整个过程,毫不拖泥带水,就像训练几千次了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(哇哦……啧,她怎么把我的目标抢了!)昙香内心在呐喊(算了,反正最终目的也是要回收那个手镯。(-.-))她走向手镯,刚要捡起时,一声枪响,让她收回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吗?”雨霏拿枪指着昙香问。昙香看了看地上的弹痕(好险好险,差点右手就废了!)“回收这个手镯,有什么问题吗?”这下连鑫星都警惕起来“猎人吗?”昙香连忙摇摇头“不是啦!只是刚好接到回收这个手镯的任务啦!”


雨霏收起枪,但在一瞬间,她迅速转身冲到昙香面前,拿枪指着昙香的脑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呜,你干吗啊!”昙香被吓到,憋着刚刚因惊吓产生的泪水,“我不都解释清楚了吗?为什么还要拿枪指着我?”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雨霏只是冷冷的问出这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场面一度尴尬,没有任何人再说一句,空气都凝固了。鑫星刚想说些什么,但……“呜哇哇哇,都说了是任务了,你还要我怎么嘛?哇——”


昙香大哭了起来。鑫星和雨霏是懵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雨霏叹了口气,收起枪,鑫星试图哄昙香让她停止哭泣。“有这样的魔法少女吗?”雨霏无力吐槽。昙香听到雨霏的吐槽,不禁问:“刚刚就想问,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是魔法少女的啊?”“普通人早就被吓得魂不守舍的了。”鑫星接话,“对了,你要不要和我们结盟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雨霏和昙香同时呼出,“你让这个菜鸡加入我们?”鑫星并没有理雨霏,继续问昙香“愿不愿意啊?”昙香思考了一下“好啊,正巧我怕我一个人有时出任务不方便呢!”“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雨霏扶额“鑫星你是怎么想的?”“有一个比我弱的,以后就不用我当诱饵了。”鑫星向雨霏竖了个大拇指。(而且,刚刚她想保护我时拿出的玻璃,像极了传闻M区魔法少女高手之一的‘圣辉琉璃’)但鑫星没有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”昙香拿出相机,把鑫星雨霏和自己都拍了下来,“我们第一次和照哦!”“行了,你先回去吧!”雨霏催促昙香。昙香不知所措的看着雨霏,“我不识路,这是哪啊?”空气再一次凝固。“原来你不是为了回收手镯特意来的?”鑫星问。“嗯,迷路了,正巧碰见就想做这个任务嘛”昙香摸着脑袋笑着说。雨霏内心很崩溃(神啊,为什么我的盟友都很不正经。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,少女才十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有一张照片从相片集中掉了出来,昙香伸手去捡,但她的手触到相片时停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是她的意愿。为了开阔眼界,也为了方便联系她的盟友,她转去E区一个住宿制学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昙香刚转入新学校时,常常深夜里躲在被子里哭。她想她的母亲,想她的舅舅。她也在想会不会选择错了呢?也许她就不该来E区独自生活。(这个学校的学生宿舍是单间宿舍。)直到那一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放学时间。昙香因为无聊,去了离学校不远的公园散步。正值秋季,风是凉爽干燥的。不像夏天的炎热;冬季的刺骨;春日的湿闷。而且,也正值黄昏。金辉镀在随风飘散的落叶上,放眼望去,如同老照片一般,令人怀念旧忆。突然,昙香身后的树林里有什么动静,好奇的她二话不说就向树林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紫色的单马尾在风中飘洒, 白皙的手在试擦着玫瑰金圆框眼镜,瑰粉色的瞳眸看向刚来的昙香,“你来了。”面前的少女对昙香如此说道,像是早就预料到昙香会来一样。“你好,我叫弥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昙香抓了抓脑袋,“你认识我?”弥季请昙香到她身边的石凳上坐着,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预知你到我这来。”“预知?”“是的”弥季解释“我能预知未来所发生的事件。当然,不能太远。不然我承受不了其代价。”昙香偏了偏头,想了一下,“所以有什么意义呢?也有很多人会经过这啊!为什么就理我呢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弥季喝了口刚买的水,继续说:“我们是同一种人啊!我看见了,我看见不久的将来,我们并肩作战。”“你也是魔法少女啊!”昙香惊呼,弥季点了点头。“你既然看见未来我们并肩作战,那就说明未来我们是朋友咯!”“是的!”


“太好了。”昙香兴奋地跳了起来,“我又多了个好朋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弥季的表情不知是同样兴奋,还是悲哀;总之,她的脸上是黄昏的金辉,表情是看不清的,因为它被黄昏的光,埋没。“弥季,我能和你拍个照吗?我想记录下这个时刻。”“不能……才怪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,我才十三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昙香捡起照片自言道。


     “我现在十五岁了,但我的路还很遥远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加油,坚持走下去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【圣辉琉璃】起源的故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